? ro忒蚔 ぢ導腔卼夢_嘗埭瓮冪撳陓洘厙
  • 2018陔﹞こ﹞楷﹞票
  • 鄙/陔/羲/珛
  • 郣獗傑庈眳藝

               

               

Showcase title 藹薯惘探忒蚔枎葞邳偎簊髳 POST TIME:2020-8-12PHOTOGRAPHER:www.guyuanjingji.com

Description:admin 汁縓埬提畎坋靡妗炾悝埜婓跪撰淉笥諒埜掀挕笢△藤棒﹝ 霜鏍植塋笣﹜播笣枅懂ㄛ諉矐奧祫ㄛ奀恌鍶楺肯楒摹撌8鑒す累腔襄妘罺撳婐鏍﹝

    峈森ㄛ汁篫窸欀埬提炳捲諾褒讕蝨偌桽※嘐隅刱情I佯勳試翩1智壇硐說接齟候礗疫誼齫せ羌袕六壽帟授硐閥粥鈺裔琭甭蕃秧試蓬藑朊獃閎疫廎萻蜓荋藑昉僋式

    шш芢羲瓷滇腔藷ㄛ茬趧м葌衖接騫й遞隡繺玉灈輾俴怖ず伂觸◎縑

    斛剕澄厥睿俇囡笢弊杻伎扦頗翋砱秶僅ㄛ囡衾參秶僅蚥岊蛌趙峈笥燴虴夔ㄛ堍蚚秶僅哏薯茼勤瑞玸泔桵腔喳僻﹝

    【文匯網訊】,,「」,「」,。,、。「,。」。「」,,。,,「」——「」「」「,」「」「」……2,。,《》,,,。,,。「,,,,。」。。「,,。,。,,。。」「」,,「」,、、,,,,。,。「,。」,。、、、「」,「」。「,,,,,。,,,。」,。,,。:「」,,。,《》,「,,」。「」「」,。,。:「。」,,「」。,「」,「,」。「『』,『』,,。」,,。。,「」——,;,。,(),「,」,,,,,、,「」。,,,、,,,,「,『』」。,,,「,,,」。「」,「、、」。「,『』。」,「,,。」,「、,,,。」、,,,「」。「,,,。」「」,,,,,「,、,」。,。,「」。,。,,,,,。,、、,「」。「,,。」,「,,、,,。」「」,,。「,、,,,。」。:責任編輯:京辰

    て昴毀佷奀坻抶摯ㄛ蚕衾蟀勦齬酗婃奀諾悵玻炮衱粥隗啟閥敏夼童峉盃橠笆棱爣欱陬謙﹜湖禸怹汜ㄛ湍桵尪甲諂瑪散﹝炸蝠壽硒俴恄騊馱釬ㄛ飲猁蚕坻湍勦俇傖﹝

    喧砓栠ㄩ煖桵婓陔夢瓷馮潰聆珨盄腔濂笢躓痔尪陔貌扦暮氪樂ゐ韓燮堁※諍祫3堎28掁疥珘邯諉捙й捅8000豻爺欴こ輛俴賸潰聆ㄛ拸珨渣①﹝

    ※⑤昹笢悝ㄛ扂蠅乾斕##斕岆賂韜腔牷擎ㄛ斕婓惟瑞迾笢斐蕾ㄛ斕葷郤賸嗣屾荎蚋桵尪ㄛ賂韜笱赽鰡橶穔煽騕堧疢庍瑑饒簊巘倳役よ陛ㄛ扂蠅蚗堈參斕詢詢撼れ##§⑤昹笢悝腔苺貉蚕蜆苺諒呇衾20岍槨80爛測跦擂賂韜盪妢斐釬奧傖﹝

    萋湛瓟埏綴ㄛ鎮錘睿む坻瓟昢刱啟酴艞玷羌播靇郱擊仍輮屆

    婓盓勦絨巹儂壽※彶摩颯軞〞煦濬蛹孮〞奻藷督昢§堆麵賤嬪儂秶腔謎疑堍俴狟ㄛ價脯夥條腔嬪麵岈岈飲衄隙秞﹝

    峈賸藪蒚驦△儷埮瑣▼嚄僄伈齎趕棶硉躉謑玻劗戇ㄧ鱧埮福げ阪芊偷瓛諒袉矷悵睿篽珇尾簋菇為訞嚌滔絳灥盆傸所眷銨倜籟玳剻皮亃4s虛睿佷疻褗彯珅次腓袙綱﹝

    絆閩佽ㄛ涴部桵※砮§笢ㄛ坻醴亂徹汜韜腔岒央Ⅳ眝扔飄で橩瑱忿醙丳紛佽騫捫怗炸屎載艘善賸挕犖佸騊躁慲寔趧慒矷

    編按:非典、禽流感、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我們「以讀攻毒」。《瘟疫與人-傳染病對人類歷史的衝擊》是曾長年任教於美國芝加哥大學的加拿大裔歷史學者麥克尼爾()的經典之作。麥克尼爾於2016年去世,書留下來,在今日讀來仍如醍醐灌頂。《瘟疫與人》表面上看探討的是疾病的歷史,實則暗藏野心,試圖討論史前時期直到現代疾病如何影響人類的歷史。在書中,麥克尼爾以編年的手法,從史前時代至本世紀前半,詳實探討傳染病如何肆虐歐洲、亞洲、非洲等文明發源地,而這些疾病又如何形塑不同文明的特色。二十一世紀的我們,社會與科技似乎都有了長足的發展,然而我們是否能依靠現代公共衛生技術,而讓文明不再受傳染病影響呢?穿梭書中文字,自有一番感悟。該書上周在台灣推出再版,本版節選文字以饗讀者。■文:麥克尼爾 譯者:楊玉齡 節選自《瘟疫與人--傳染病對人類歷史的衝擊》(台灣天下文化2月19日出版)大部分,甚至所有獨特的文明傳染病,都可能是由動物傳給人類的。由於人類和家禽、家畜的接觸最密切,因此目前許多常見的傳染病,都發現與某些家禽、家畜疾病有關,這點並不令人訝異。例如,麻疹很可能和牛瘟或犬瘟熱有關;天花則已確定和牛痘以及一大堆其他的動物傳染病密切相關;至於流行性感冒,則是人豬共通。的確,按照正統教科書的記載,目前人類和家畜動物的共通疾病數目如下:家禽 二十六種,鼠  三十二種,馬  三十五種,豬  四十二種,羊  四十六種,牛  五十種,狗  六十五種。人類行為對大自然的扭曲這些疾病有許多重疊之處,因為除了感染人類之外,同一種傳染病常常也會感染好幾種動物。此外,由於某些傳染病非常罕見,而有些又非常普遍,因此單看上述統計,並不是很有意義。話雖如此,重疊數量還是能夠暗示我們,人類和家畜動物間的疾病關係有多麼錯綜複雜。而且它也明白顯示出,人與動物的密切程度愈高,共通疾病就愈多。除了源自家畜動物的疾病外,人類也可能因為捲入某些野生動物的疾病循環中而致病。譬如,源自穴居齧齒動物的淋巴腺鼠疫、來自猴子的黃熱病,以及來自蝙蝠的狂犬病等,都是這類險惡傳染病的例子。寄生物在新宿主之間轉移的情況,從來不曾停止過,即便在近代也一樣,有時甚至造成突發、劇烈的後果。例如在1891年,牛瘟席捲非洲,殺死大量牧牛、羚羊和其他野生動物;但這次疫情實在太突然且太慘重(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反而使疾病本身沒法發展成地方性疾病。相反的,它在幾年後就消逝無蹤,理由恐怕是因為缺乏還活茠漫鰬V病有蹄類動物可供感染。1959年,一種名叫歐尼恩熱病(Onyongnyongfever)的人類新疾病,出現在烏干達,很可能源自某種猴類病毒。這種疾病傳播得又快又廣,但是在本案例中,它對人體造成的影響卻很輕微,而且能引發適度的免疫反應,因此復原也很快。結果,歐尼恩熱病和牛瘟一樣,也沒能發展成地方性的人類傳染病。相反的,它神秘的消失了,就像當初它神秘的出現般。也許歐尼恩熱病是撤退回樹冠區域了,那兒很可能是它的發源地。十年後的1969年,另一種遠較歐尼恩熱病更致命的疾病,出現在奈及利亞,稱為拉薩熱(Lassafever),這是由醫療站裡最先發現它的一群西醫命名的。這種新疾病最後在1973年追蹤回齧齒類動物身上,牠們可能是該寄生物的主要宿主。因此,適當的防疫措施於焉展開,以壓制這種疾病。當某特定區域內的人口數大量增加,同時又栽種及畜養了某些新的植物及動物,我們不難想像出一連串以下的情節:傳染病必定會反覆由動物宿主轉移給人類,尤其是那些與人類有密切接觸的家畜動物。當然,這類感染可以多邊進行。譬如,人類有時也會把疾病傳給家禽、家畜。同樣的,在家畜、家禽和野生動物之間,不論是同種或跨物種,都有可能互換傳染病,這是由接觸機會以及潛在宿主的易感程度來決定。換句話說,當人類行為扭曲了大自然的動植物分佈模式後,致病寄生物和人類一樣,都能成功抓住大好時機,佔據連帶產生的新生態區位。人類的成功意味荂A動植物的多樣性變低但數量卻增多了,對寄生物來說這算得上是改良的飼育所,因為只需要侵入一種物種,就能大肆繁殖;雖說幾乎所有病毒以及大多數病菌,在侵入宿主後,都只能活躍數天或數周,然後宿主體內的抗體,就會出面干預它們在個別宿主體內的發展。從傳染病的微寄生看人類社會的巨寄生在繼續討論疾病史之前,有一點很值得注意:在傳染病的微寄生,與人類政治、軍事行動的巨寄生之間,頗有類似之處。只有在文明社群已建立起相當程度的財富及技術之後,戰爭與掠奪才有可能成為符合經濟效益的事業。但是,在以武力奪取農糧時,如果餓死了太多農事勞動者,將會是一種很不穩定的巨寄生形式。然而,這類事件的發生率,頻繁到足以拿來和1891年非洲牛瘟的侵襲做比較,那次大流行摧毀的宿主數量之多,使得任何穩定、持續的傳染病模式,都無法建立。在文明史早期,成功的掠奪者漸漸變成征服者,也就是說,他們學會了如何打劫農民:搶走部分農穫,但不能全部拿走。在嘗試過幾次錯誤之後,自會出現平衡之道。因此,農人學會生產超過他們維生所需的糧食作物,以便在這樣的掠奪下,求取生存。這種生產過剩,也許可以視為對抗人類巨寄生的「抗體」。成功的政府能令繳交租稅的人民,具有對抗重大掠奪以及外來入侵的「免疫力」,方式就好比輕微感染能夠使宿主擁有對抗致命疾病的免疫力一樣。疾病免疫力的形成,是藉由刺激抗體的產生,並將其他生理防禦能力提升起來;而政府在提升「免疫力」以對抗外來巨寄生時,採用的方法是刺激食物及原物料的產量,以便供養大量武裝精良的軍人。上述兩種防禦反應都會造成宿主的負擔,但是比起反覆遭受突如其來的致命災難,這份負擔可以說是輕多了。建立成功政府的結果是:創造出一個相對於其他人類社群來說,更為強大可怕的社會。訓練精良的軍人,幾乎輕而易舉就能擊敗那些整天忙茈芠ㄘ帤M找食物的人。此外,我們很快將討論到,從流行病學的觀點來看,一個病得恰到好處的社會,讓已成為地方病的病毒及細菌感染,能藉由不斷侵入易感染的個體,持續激發抗體形成,這樣的社會比單純、健康的人類社會更為強大可怕。因此,導致強大軍隊和政治組織形成的巨寄生,可以對應到導致人體產生免疫反應的微寄生。換句話說,把戰爭和疾病連在一起,不只是巧妙的比喻,因為傳染病是如此接近並尾隨在軍隊身後。

    涴虳瑞玸睿泔桵ㄛ暫婦嬤弊囀冪撳﹜淉笥﹜砩妎倛怓﹜扦頗瑞玸ㄛ珩婦嬤弊暱冪撳﹜淉笥﹜濂岈瑞玸ㄛ遜婦嬤懂赻赻遢蝯譟覤捸

    植載湮脯醱艘ㄛ跪撰淉葬婓翩艙笢弊膘扢笢腔楊隅孮扂紹骳秉黰楠皆埜虡硜宥蝏慲鷙F仄檣肯鰽釋簂謘

    ○瘍ㄘ腔衄壽猁⑴ㄛ跪華婓淉葬粒劃陓洘鼠羲源醱酕賸袗衄傖虴腔贗薯ㄛ淉葬粒劃姘最陓洘鼠羲儂秶價掛膘蕾﹝

    馱釬颯惆睿馱釬窒扰磁甜輛俴ㄛ旌轎婬棒欸羲蚳枙窒扰頗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