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战感恩回馈活动3月_沽源县经济信息网
  • 2018新·品·发·布
  • 焕/新/开/业
  • 遇见城市之美

               

               

Showcase title 10周年感恩幸运大抽奖回馈活动 POST TIME:2019-12-12PHOTOGRAPHER:www.guyuanjingji.com

Description:admin 我在斯坦福就读期间,正逢艾朗诺教授的新作The Burden of Female Talent: The Poet Li Qingzhao and Her History in China(此书后来在中国出版时书名为《才女之累:李清照及其接受史》)在美国出版,我们在课堂上也对书中提到的重要问题有诸多讨论。根据艾朗诺教授的研究,过去判断一个作品是不是李清照所写时,标准是这一作品是否符合李清照的形象,但人们心中所谓的李清照形象,正是世所流传的她的作品所构筑起来的。如今我们看到的李清照作品中有货真价实的原作,也有“拟作”和“伪作”。为了摆脱千百年来对李清照诸多先入为主的观念,我们需要剥丝抽茧,正视她的真实面貌,这其中当然包括分析不同时代人们的阐释、演绎,以及对她作品真伪的辨别。从古至今,李清照的接受史可以说是一个“文化现象”,这其中鱼龙混杂、盘根错节,梳理起来需要有高屋建瓴的思想指导,也需要有科学研究般的严谨和对她思想感情精微的体悟。艾朗诺教授开辟的新视角和研究方法,对我们理解李清照和其在文学史上的影响都有很大的突破。 方旭东:“多元普遍性”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它实际上是要求承认不同文化各自价值观的合理性?在中西之间,不存在优劣高下之分,彼此只是多样性的一种?从这样一种观点看,积极发掘中西哲学各自的特色,而不是专注于归纳中西哲学的共性,就成了更有意义的哲学工作?我听说,上届世界哲学大会您做大会报告的题目就是儒家的实践智慧。对于中国之外的哲学家,他们更感兴趣的不是我们跟他们相同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跟他们不同的地方。

      进入21世纪以来,美日从各自的安全战略需要出发,不断扩大美日同盟的战略空间,力图构筑单极世界霸权。目前,日美加强战略合作关系,就主导亚太乃至全球事务达成战略共识。日美共同声明宣称,“日美同盟是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基石,是全球合作的基础”。 可以说,日美同盟已演化成为美国亚太及全球战略需求与日本大国化战略图谋相结合的重要载体。日美共同声明称,“紧密的日美合作,对于亚洲及世界长年存在、或逐步显现的威胁和问题的管理与应对是不可或缺的”。这突出了日美同盟全球化的意向,“强调了为支撑地区及全球规则和规范所做的协调性行动的重要性”。不仅“要求朝鲜尽到有关核与导弹问题的国际义务”,而且将与七国集团(G7)一同谴责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非法尝试”,并采取进一步的制裁措施加以应对。美日两国还将在“伊朗核问题”、 叙利亚局势、“阿富汗的复兴”等全球性问题做出“共同努力”。美日这样的全球战略举措,将依托美日同盟机制,强化双边安全和防务合作,全面提升对亚太及国际事务的影响力和主导力。

    美国的一些动向看上去向“台独”势力释放出了危险信号。5日,岛内一家“台独”组织就在《自由时报》上发文鼓吹,“最近国际局势三大焦点:美中贸易战、特金会、美国印太战略启动,实际都剑指中国。在这场博弈中,让居于第一岛链战略关键的‘台湾’就是‘台湾’,将更能有效遏阻中国的扩张,巩固亚洲印太地区和平安全”。上月中旬,绿媒《民报》还搞了“国际变局与台湾出路”的座谈会,该报总编辑撰文宣称,特朗普对北京转趋强硬,同时美台关系获得突破性进展,对台湾而言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应“加速推动国家正常化脚步,对内强化国家认同,对外彰显国家主权”。

    当然这种事情不是我所应该管的,还是回到当初我读研究生时的情景。由于当初是以“中国经济史”的名目招生的,所以除了傅先生授课之外,韩国磐先生也授课。记得韩先生给我们上过一个学期的课,授课时间比傅先生长。韩先生的国语普通话比较纯正,同学们都听得明白。但是其时韩先生刚做过食道癌的手术,身体相当虚弱,食道切除一段之后,不够长度,把胃提到胸口的位置,容易受凉,须在胸口藏胃的地方特别加盖一块保暖小棉片。如此一来,韩先生的身体经不起长时间的讲课,每次差不多只能讲半个小时左右。韩先生住在鼓浪屿,距离我们居住的厦门大学本部有数公里,还得乘坐渡轮跨海才能达到。因此每星期到鼓浪屿上课,大家必须算好时间,共同进退。车船周转一下,一般都要到9点才能到鼓浪屿韩先生家里。韩先生是一位十分儒雅的学者,待客礼仪周全。我们一到,第一道程序是喝茶,师母捧上果盘,里面有饼干一类的点心。我出身于农家,吃东西至今还是走“猪八戒吃人参果”的路数。但是来到韩先生家里,不敢放肆,学习斯文,浅尝辄止。茶点完毕,韩先生再慢条斯理地讲授约半个小时。再喝茶,吃点心,同学们讨论讨论。如此几来几往,约摸有一个半小时了吧。我们告辞回校,韩先生照例要巍巍颤颤地送到门口。这样结算下来,一个学期韩先生的授课时间,大约十个小时。如今四十年过去了,韩先生所讲的内容,自然还记得不少,但是印象最深的,还是韩先生家里的茶和点心。

    张杨谈道,从《冈仁波齐》开始,他注重真实与虚构之间的分寸感,提炼生活,再让人物重演,但都是真实的人物,自己演自己,记录生活,还是故事片,只不过要把握真实和虚构的平衡。他认为徐冰是从真实中找虚构,而他是从拍虚构的剧情片出发,现在在往真实的方向走。他觉得在正常的电影操作里,很难有《蜻蜓之眼》这种实验性的东西,当代艺术家用另外的角度去看电影,拓展了电影的可能性。

    方旭东:“多元普遍性”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它实际上是要求承认不同文化各自价值观的合理性?在中西之间,不存在优劣高下之分,彼此只是多样性的一种?从这样一种观点看,积极发掘中西哲学各自的特色,而不是专注于归纳中西哲学的共性,就成了更有意义的哲学工作?我听说,上届世界哲学大会您做大会报告的题目就是儒家的实践智慧。对于中国之外的哲学家,他们更感兴趣的不是我们跟他们相同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跟他们不同的地方。

    22日上午,出版局经办人致电辞书出版社经手人询问徐铸成置办服装的进展,对方说徐写了500元的借条,财务人员告诉他可报批350元,另150元作为借款。经办人还问到徐对申办赴港手续过程有无问题,对方说徐很清楚,曾与其谈过香港《文汇报》报庆邀他去,马达和王维为他预备行装。当时,马、王分任上海《文汇报》和《解放日报》总编辑,是徐在新闻界的熟人。下午,经办人向局内一领导汇报此事,该领导让其通知辞书出版社向束纫秋报告有关情况,对方说已向束讲过,束表示不知道也没听说。出版局经办人又告其因手续麻烦,最好有人陪徐去购置服装。

      安倍上台后的“价值观外交”及“中国威胁论”言行,均是想得到美国有关强化美日同盟的回应,希望得到奥巴马总统亲口说出《日美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问题的承诺。于是奥巴马予以了积极回应,美日共同声明中就钓鱼岛问题宣称:“美国,在日本配备了最新锐的军事部署,并为履行日美安全保障条约中的承诺提供一切所需。这些承诺,适用于包括尖阁诸岛(即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在内的日本施政下的所有领域。这意味着,美国反对针对尖阁诸岛、任何损害日本施政的单方行动。” 对此严重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所谓“承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予以强烈回应:“我们对美日联合声明的一些内容表示严重关切。利用一些问题对其他国家指手画脚,将会对有关问题的妥善解决和地区稳定造成不利影响”。“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美日安保条约》是冷战时期的产物,无法改变钓鱼岛属于中国这一事实”。

    有意思的是,父母双方所说的离婚缘由有很大的差异。母亲说离婚是因为父亲爱上了别的女人,父亲说离婚是因为再也无法忍受母亲的性格了,最后,他还是以“我一切都是为你好”而结尾。

    这或许也是伊沛霞有意为之。毕竟,对一位深居内廷、志大才疏的前现代中国的君主来说,统治术、对自身国力的准确把控和对国际局势高瞻远瞩的判断力,绝对不是徽宗的所长,更不是他治国能力所能企及的思维高度。徽宗绝非一个完人,他身处权力体系之巅,但却有着与常人无异的性格缺陷,而这种缺陷在面对犀利无情的征服王朝时,被无限地放大。或是能力欠奉,或是时运不济,这位绝非是中国史上最糟糕的艺术家皇帝,在时局的碾压与追逐之下,从一个庸人,走向了一个罪人。他的抱负被人们忽视,他的缺点被史家夸大,他那些无伤大雅的吟风弄月也被后世当成亡国的罪状——而徽宗那些绍述鼎新、收复北境的光荣与梦想,也伴随着无情但却不可抗拒的时代洪流,不但未能沉淀为让后人心生同情的历史记忆,相反,却沦为可悲可叹的笑谈。

    (5)政治是由人数的多寡决定的,历史也是如此。数百人不足以改变历史进程,只有当数以百万的力量参与进来时才能推动时代的车轮。水户(表高35万石,御三家)、萨摩(约90万石)、越前(32万石、亲藩)、土佐(23万石)、长州(表高36万石,实高约70万石)等大藩都直接或间接促成了明治维新的发生。康有为、梁启超等人一厢情愿地认为,中日两国文化与社会相似(事实上,完全不同),依仗皇帝(实际上,大权旁落)的支持,比着葫芦画瓢,一经变法必可使中国脱胎换骨。但是,因不具备明治维新的历史基础,戊戌变法的失败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在京都的公卿贵族看来,这些来自边远蛮荒之地,粗野、乱暴的武士团简直与匪帮无异。不过,当时不断恶化的治安状况,以及正规军事力量的衰落,都迫使中央政府倚赖他们,并论功行赏。武士团征战是为了得到赏赐以获取经济财富和政治地位。如果愿望不能被满足往往会发动叛乱。然而,新的叛乱构成了新的邀功请赏的机会。由此,以天皇为中心的“公家政权”就在一次次平叛―赏赐―平叛―赏赐的循环中衰落、解体,并被不断壮大的“武家政权”所取代。

    伊沛霞1975年于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毕业,其论文主要的研究对象是从汉魏直到隋唐的世家大族及其与王朝政治之间的关系,是传统的政治社会史研究课题。而论文出版之后,伊沛霞的研究兴趣从早期帝制中国开始转向宋代,并且趋向于关注社会史、女性史等学界热点,其最著名的作品无疑是《内闱:宋代的婚姻和妇女生活》(The Inner Quarters : Marriage and the Lives of Chinese Women in the Sung Period)一书,此书也获得了北美最重要的汉学著作奖项——1995年列文森奖(二十世纪前)。2013年,伊沛霞更是被美国历史学会授予终身成就奖,她也成为1997年史华慈、2010年韩书瑞之后第三位获得此项殊荣的北美汉学家。

    陈来:获得思勉原创奖,我想,这在一定程度上表示学界同仁对拙著创造性的认可。就我撰著本书的初衷而言,的确有意对传统的仁学在当代做一理论的发展,这也是重建与开展儒家哲学的一种工作。如所周知,仁学在中国已经存在2500年,《国语-周语》即云:“爱人能仁”。两千多年来,仁体不断被论说,反证了仁体之存在,只不过,对于不同时代的仁,仁体的显现千姿百态。这些显现共同构成仁体的维度。在这个意义上说,历史上各个时段的仁论同时也是仁体论论证的展开。从仁体的角度看,先秦儒学的仁学已经开始从多方面显现了仁体本有的广大维度,但还未能真正树立仁体论,而有待于汉唐宇宙论、本体论之发展,直到宋明儒学始能完全成立。这里我不想对《仁学本体论》的内容过多复述,因为已经有书在那里,读者可自行查看。我想特别指出的一点是,此书并不满足于提出一种新的本体论,以与已有的诸如心本体论、情本体论相角逐,而是希望藉此能对当代中国的文化建设、道德建设有所贡献。当前,中国有关核心价值的说法是十二条目,即: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其实,这三组十二条二十四个字,内容是不一样的,如富强、民主等是国家或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才是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总体看下来,属于个人私德的只有两项,即诚信、友善。这与中国古代特别是儒家的价值体系重视个人道德的重点差别甚大,显示出其重政治价值、轻个人道德的倾向。不能不说,这是几十年来长期形成的一种偏向。不区分公德私德,不强调私德的培养与意义,在某种意义上,应该说是核心价值在理论建构上的缺陷,会影响到它对全社会道德的道德建设发挥应有的作用。通常我们所说的继承弘扬中华传统美德或对传统美德加以创造性转化,主要是个人道德或个人道德修养的内容,也就是所谓私德。在日常语言中,几乎所有跟道德有关的词汇也都是指个人道德,如:加强道德建设,形成道德规范,树立道德理想,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道德意愿,道德意识,道德情感,道德境界,等等。这就发生一个问题:一方面,我们说到道德建设,都是与个人道德密切相关;另一方面,我们说到核心价值,其中有关个人道德的内容却少得可怜。在对青少年的教育中,只重政治教育,不重个人基本道德教育;只讲爱学习、爱劳动、爱祖国,而没有传统文化那种对个人道德养成的教育观念,这个流弊对中华民族道德素质的负面影响已经相当深远,这是我们道德建设中的一个具有根本性的问题。不改变这一点,道德建设是不可能见成效的。从仁学本体论的观点看,首先应该把社会核心价值与个人基本道德分开,因为前者是专论国家的政治价值与社会价值,后者一部分是私德,可称为“个人基本道德”,一部分是公德,可称为“个人基本公德”。当代社会需要的个人基本道德,最基本的是应该包括:仁爱(仁)、道义(义)、诚实(诚)、守信(信)、孝悌(孝)、和睦(和)。次一级的有:自强、坚毅、勇敢、正直、忠实、廉耻。个人基本公德则包括:爱国、利群、尊礼、守法、奉公、敬业。按照儒家的理解,最重要的核心价值应该是:仁爱、自由、平等、公正、和谐。可称之为“新五德”。仁爱、自由、平等、公正,可称之为“新四德”,以区别于传统上所讲的“仁义礼智”四德,后者主要还是就道德价值或私德而言的,而前者则主要是就社会价值而言的。宋儒有“仁包四德”的提法,仿此,或许我们可以说,仁与新四德的关系是“仁统四德”,即仁统仁爱、自由、平等、公正。仁爱好比仁之春,自由是仁之夏,平等是仁之秋,公正是仁之冬。因为,自由可以认为是仁的活动无碍,平等则是仁的一视同仁,公正是仁的正义安排,和谐则是仁体流行的整体要求。或许有人会说,“仁统四德”的提法具有某种价值一元论的倾向。我们不否认仁学本体论视野下的价值论是一元的。但是这种一元是容纳多元的。因为我们没有否定自由、平等、公正,相反,我们希望在儒家的价值体系当中融入这些价值,从而形成一种多元互补的文化结构。当然,阐发自由、平等、公正这些社会价值毕竟不是儒学的主要着力点,儒学的主要关注始终还是在道德伦理的领域,在贞定价值理性、确立道德方向。要求儒学改变自己一贯的着力方向,去为自己相对陌生的价值进行鼓吹,这对儒学来说是一种不合理的要求。

    16日下午,出版局经办人向该局副局长宋原放汇报徐夫人朱嘉稑的服装费问题。宋表示,徐本人未提出,我们对其夫人不必考虑,他提出来再考虑。当天,上海辞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束纫秋打电话给出版局提出:徐去香港属私邀,又没通过组织,徐的服装费为什么要该社支付?

    《一位老人的肖像(Portrait of an Elderly Man)》原先借于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但直到1999年它被卖给荷兰博物馆前,它一直是属于英国的收藏品。那么,出口禁令在哪里呢?为什么不保存它来增加国家博物馆的吸引力呢?英国藏有一些伦勃朗最伟大的作品,但来自国外的展品则显示英国曾经拥有更多的作品。这其中,最令人遗憾的无疑是于1911年出售的伦勃朗的风景油画——《磨坊(The Mill)》。这幅作品绘制于1640年代,并于1792年流传到了英国,描绘了山坡上的一个孤零零的荷兰风车,而一缕阳光则穿过大气中的层层乌云,像墨水一样在绿色和蓝色的天空中蔓延。当贵族所有者决定将画作出售时,那些为国家美术馆保存它的呼吁便失败了,如今,它归华盛顿特区的国家美术馆所有。

      盟友兴衰影响大国实力平衡